唐思雨邢烈寒 看过

第2318章 卖关子(1/2)

另一旁,伍文文将文章发到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后,一个人呆呆坐着,刚刚她看似还能和薛源说笑,并且调侃薛源,被薛源认为她心大,实则那不过是伍文文在掩饰自己的紧张罢了,真决定做这么一件事,伍文文又怎么可能真的像明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。

现在,文章已经传上去了,伍文文心知开弓没有回头箭,她在社交平台上还是有几十万粉丝的,其中尤以江州市本地粉丝關注的居多,毕竟她经常在市电视台上播报新闻,再加上人又長得漂亮,在本地比较受人關注也正常,特别是一些男粉丝,每次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动态,就积极在下面发言,伍文文每次一看,经常都是那几张熟面孔,仿佛蹲点似的,几乎都能第一时间在她发的动态下面留言。

伍文文心知,现在就算是她想将文章删除也来不及了,那些第一眼看到的粉丝,指不定已经有人截图保存了,而伍文文既然做了,显然也没想过要后悔,薛源说的没错,她也不甘于平庸,当初她跟楚恒在一起,何尝不是想借助楚恒的权力走捷径。

两人各自想着心事,一时都没说话。

电话另一头,徐洪刚在接到薛源的短信后,就在网上搜索伍文文的社交平台,并点进去阅读,看到最新发表的那篇文章标题后,徐洪刚跟薛源的反应差不多相似,眼睛一下亮了起来,急切地开始看了起来。

看完一千多字的長文后,徐洪刚忍不住兴奋地拍着沙发,“好,写得好,写得妙啊。”

徐洪刚笑得合不拢嘴,暗道薛源果然没让自己失望,将这件事办得十分漂亮,嗯,这小子是个人才,今后可以好好培养一下。

徐洪刚一边笑一边看着伍文文在社交平台上的资料,对方认证为江州市电视台主播,而且还有几十万的粉丝……徐洪刚越看脸上的笑容越多,靠,这都不用炒作了,百分百能够引爆本地的舆论,绝对够楚恒喝一壶的,哪怕楚恒是单身,这也肯定会被当成其私生活上的污点,在组织考察的这个节骨眼上,几乎能对楚恒产生必杀的效果。

仿佛看到了自己胜利在望,徐洪刚心情大好,走到酒柜旁打开一瓶红酒,这时候必须喝一杯……

乔梁和吴惠文吃完晚饭后,就老老实实回到了宿舍,原本期待着能发生点什么的愿望最终落空,两人饭还没吃完的时候,吴惠文接到了一个老部下的电话,那是吴惠文以前的一个忠实下属,说是要来跟吴惠文汇报下工作,对方很懂事,知道吴惠文今天刚上任,白天肯定很忙,所以等到晚上才给吴惠文打电话,而敢在晚上的饭点给吴惠文打电话,也说明对方之前跟吴惠文的关系颇为亲近。

吴惠文自然不会拒绝对方的要求,跟对方约在了九点,所以乔梁跟吴惠文吃完晚饭后,只能先回去。

第二天,乔梁起来后,就直接返回松北,因为早上稍微起晚了一点,乔梁到松北时已经是九点出头,比平时上班晚了不少。

一进办公室,乔梁屁股还没挨到椅子上,秘書傅明海就跟着走进来,道,“县長,刚刚您还没到的时候,唐副县長来了两三趟了,估计是找您有事。”

“是吗?”乔梁眨了眨眼睛,“你去请她过来。”

“好。”傅明海点了点头。

傅明海很快就将唐晓菲请了过来,并且给唐晓菲倒了杯热水后才离开,出去时还不忘贴心地把门带上。

“唐副县長,你找我有事?”乔梁看着唐晓菲道。

唐晓菲将一封信放到了乔梁办公桌上,道,“乔县長,我要辞职,这是我的辞职信。”

“啥?”乔梁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“乔县長,我要辞职。”唐晓菲提高了嗓门,“乔县長,这回你听清楚了吗?”

“唐副县長,你开啥玩笑呢,好好的副县長不干,你辞啥职?”乔梁无语地看着唐晓菲。

“我就是不想干了,要辞职。”唐晓菲瘪着嘴道。

此时的唐晓菲,不像是一个副县長,更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邻家大姑娘,乔梁仔细瞅了唐晓菲两眼,才发觉唐晓菲的脸色有些憔悴,虽然对方化了妆,但依然掩盖不住脸上的憔悴。

乔梁略一琢磨,很快猜到了原因,骆飞被调走了,对唐晓菲的影响无疑是很大的,而骆飞和唐晓菲又被证实是父女关系,这又会对唐晓菲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,俗话说,人言可畏,以前大家就戴着有色眼镜在看唐晓菲,觉得唐晓菲是靠着其‘舅舅’骆飞的关系才能被一路提拔,只不过因为那时候骆飞还是江州一把手,位高权重,大家也不敢明着说什么,顶多就是在暗地里悄悄议论一下罢了,但如今骆飞被调走了,还是被调到工会这样的闲职,大家都猜到骆飞的结局可能好不到哪里去,无形中也就少了许多顾忌,估计现在有很多人甚至敢当面议论唐晓菲和骆飞的事,嘲讽唐晓菲这个副县長是完全靠关系上来的,个人一点能力都没有,可想而知,唐晓菲这几天怕是不太好过。猜到了原因,乔梁大咧咧道,“唐副县長,嘴長在别人身上,我们不用去管别人说啥,你要记住,路是我们自己走的,我们对自己负责就行了,不用去管别人的眼光,更不用去在乎别人说什么,你是为自己而活,明白吗?”

“乔县長,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,你当然说地轻巧了。”唐晓菲咬着嘴唇,低下头道。

“呵呵,瞧你这话说的,好像别人没经历过事的。”乔梁微微一笑,“我这一路走来,总体虽然也算是挺顺,但我经历的坎坷可比你多了,你之前在骆書记的呵护下,才真的是成長在温室里,现在你能经历一些风雨,其实也挺好的,有句话怎么说的,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,这话很有道理嘛,我觉得挫折可以磨炼一个人,你以后多经历一些事,内心强大了,那时候你再回头看看,也许你就认为现在遇到的事不算事了。”

唐晓菲沉默着没说话,乔梁这话多少对她有些劝慰,但一想到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唐晓菲就忍受不了那样的眼神和目光,否则谁又愿意主动辞去这副县長的职位?

乔梁猜测唐晓菲肯定是一时冲动,这会见唐晓菲脸色平静了不少,笑着摆手道,“行了,唐副县長,你该干嘛干嘛去,把这封辞职信收走,专心做你的工作,别胡思乱想,咱们机关大院啊,有些人就是吃饱了撑的,喜欢嚼舌根,还有一类人是见不得别人好,嫉妒别人,所以故意说风凉话,你要是跟他们较真,那你就输了。”

唐晓菲听到乔梁的话,脸色有些纠结,她想要辞职,其实并非乔梁猜测的那般一时冲动,而是经过考虑的,奚兰跟她说过,宁愿不受这个气,大不了这个副县長不干了就是。

正因为奚兰这话,才给了唐晓菲辞职的勇气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