亘古荒天 书架

第四十二章 重生血脉

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哪这么容易!”林清怒,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。

滋,剑过长空,直从明隐后背穿胸而过,虽然此时他隐去了身形,虽然他逃的最快。

可是与林清一战,他本就处在下风,又身受重伤,砰,身体坠落,身死道消。

啊!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。几乎双方对战不立的第一峰弟子都在这一刻间死去。

鲜血洒满了大地。

第五峰的弟子,此时也都是目光坚定,经历了生死之变,在第一峰弟子要逃的那一刻,自然不会坐视。

只这一会,第一峰弟子来了近一百七十人,瞬间死去了有八十人,再加上之前死去的,以及还没逃脱的,接着被杀的。

只有不到五十人最终逃走。而赵青也过了很久才回来,只是看着满是第一峰弟子死去的身影,赵青的眼中闪过一丝庆幸。

“那人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救李莫!”赵青想着,却是随后放弃,那人太快了,即使是小鲲鹏法,也难以追上,而且赵青很清楚,对方的血脉一定比自己还强。

想着,赵青也回过神来。

随后一声朗道。

“诸位,既然都在此,也不用赵青再去一一相告了,从此第四门归属我第五峰,凡是第五峰之外的弟子,都要交收第一峰三分之一的灵药才能过关,诸位可有异议!”

赵青道,身体已恢复本身,虽然全身是血,可是四周三峰各峰弟子看着赵青,却是兴不起半分轻视之意。

“这是当然,从此我第三峰遵守赵兄的规定!”勤刚微一怔忙道,望着赵青的目光,有些畏惧。

虽然赵青的修为只是血元九重初境,可是连真血变之后的李莫也不是赵青的对手,他又能奈赵青如何,又怎么去挑战第五峰。

“赵兄,我第四峰也遒从你的规定!”诸雄一笑道。

“好!”赵青道,只念一个字,便将目光一凝,望向左悦。

“左师兄呢!你有意见吗!”赵青道,左悦一滞,很想说有意见,很想告诉赵青,第四门要夺也是我第二峰来,轮不到你第五峰。

只是此时却是说不出口。

“赵师兄,我二峰也守赵兄的规定!”一旁的二弟子,陆丁忙接道。

赵青却不看,只是望向左悦。

“左悦你是第二峰的首席弟子,你说了才算,不知你二师弟的意思,是不是也是你的意思!”

赵青道,凡事弄清,赵青不想以后被人钻空子。

“陆丁的意思,就是我的意思!我们走!”左悦道,下一刻便离开。

赵青一抿嘴。

“不识抬举!”张天凌怒道,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,居然要赵青问几遍,第二峰也太托大了。

“小师弟,这第二峰也恕来喜欢欺负我第五峰的弟子,只是实力有所不如,显得没有第一峰仇怨大!以后看到第二峰的弟子不可大意!”任启走了过来道。

“好,我记下了!”赵青应着,声落,手中还在渗着血。

“小师弟,你的手,你受伤了要不去休息吧,这里我们来就可以了!”林清眼细,看着赵青手不停的流血,却是脸色一变。

那一刻赵青也是濒临死境,全身也被李莫重伤不少。

只是赵青不语,只道:“这次我们杀了第一峰多少血元九重高手,多少血元八重高手!”

赵青问着,看着第五峰一众师兄姐此时大多受伤不轻,更有一些倒在了血泊中永远也无法醒来。

“血元九重,师弟那一喊,他们心神大乱,死了十个,算上李莫有九个逃了!至于血元八重弟子,第一峰死了一百三十多人,逃走的都是好手。速度慢一点都死了!”

吕元方统计道。

“我们呢,我们损伤多少!”赵青急问道,一时间第五峰一众弟子失落起来。

“呵呵,小师弟,血元九重境,我们只有一位师弟受了重伤,养一段时间就好了,至于血元八重,死了三人,是被血元九重境逃走时撞杀的,其实已经不错了,最后第一峰的人有点六亲不认,就是他们自己人也撞杀了不少!”

吕元方道,看着赵青失落的样子,不禁叹了一口气,若是换一人怕是都不会去问,毕竟第五峰这次肯定是大胜。

比起第一峰的损失,第五峰可以说是微不足道。

“还是死了三人!”赵青叹着。

“人终究都难免会有一死吗!”赵青已经很好的计算了,更是教会了第五峰的弟子用合击阵法,是以一直到第一峰弟子在逃亡之前,都没有弟子战死,

可是终究还有没算到的,就像当初在西域一样,赵青急急的赶来,可是终究还是慢了半步。

想着,赵青不禁心中略有所悟,尤其是对于九宫秘术,九宫秘术讲究的是算无遗策,虽然不是乩星算命,可是却是策定无遗。

可是如今终究还会有错。

一时顿悟,赵青心灵一动,不禁失落的离开,向着修练池走去。走着,一枚令牌也飞出,落向任启。

“师弟,首席令,你可以不交给我了!”任启道,赵青这次的指挥,以及策定,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最后的三名弟子之死,可以说是与赵青没有一点责任。

若是赵青在,定然这三名弟子也会救下。

只是赵青没有回头。

“任务完成,我也要好好修练一翻,这一战,我有所悟!”赵青道。

赵青道,只是这话一落,四周却是震动。

“小师弟,都已经突破修为了,居然还有所悟,小师弟真的是无品血脉吗!”

关峰道,此时只剩下震憾,这一战,赵青太强了,真血变后的李莫也不是对手。

如今居然还有所悟,难道之前赵青从血元八重突破到血元九重不是他,是别人吗。

一天之内两次蜕变,这还是废材吗。

“废话,小师弟当然不是废材,再说了你见过这样的废材吗!”叶渺渺直狠狠的盯着关峰。

“只怕小师弟,不仅不是废才,而是天纵之才,或许是因为小师弟血脉太过特殊才会无法测出品阶来。”

任启想了想道。

“我也觉得,不过小师弟那鲲鹏血!只怕将来会有麻烦!”林清说着,不禁眉头一皱。

“哎呀,二姐姐,会有什么麻烦啊,难道还有人可以从小师手中抢过去吗!”叶渺渺不屑道。

只是林清与任启,却是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,怕是觊觎的人很多。

张天凌也是想到了什么。

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吧,小师弟吉人自有天相,以后会有办法的!”张天凌说着。

这一战之后,他也受益颇多,尤其是对于心气上,以前第五峰一直被打压,如今一口怨气得报,压着的心重燃,心境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翻转。

尤其是当看到以前在他们面前高高在上,如今却身死道消的第一峰弟子时,更是深有感触。

北域第一峰大本营,此时数名弟子,正围着一张晶床,李莫躺着,全身血骨十处大断,更是几乎刺破心口。

只是此时那隐去的真血火焰再次燃起,渐渐的,那些血骨竟是在融合,在一点点的修复。

“凤师弟,这次多亏了你出手救出大师兄,逼退赵青,不然我们第一峰怕是一个也回不来了!”

江晨道,看着眼前这名青俊的少年,与赵青同龄,只是一身淡漠之意,似乎对什么都不敢兴趣。

隐隐感觉是血元九重上阶,可是又不能十分确定,像是有一层血脉覆盖了一样。

“大师兄应该快醒了,还有十天古冥天就要开启了,到时候我再来!”

凤宇似回答,又不似回答,话落便走。

“二师兄,你看凤师弟这脾气!”江晨不禁望向身边的另一名青年,十八岁模样,只是一双浓眉,眼光锐利,盯着李莫若有所思。

“不用管他,他好像只在意古冥天,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到时候再看吧!”青年道。

“那大师兄,这次!”江晨道,不禁望向青年,是乎想问会不会死,凤宇话会不会有意外,李莫这一次可是伤的太重了。

“相信凤宇,他应该从大师兄的真火血脉看出了什么,或许这也是师父重视大师兄的原因!”

青年道。

江晨一疑。

“二师兄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,大师兄这真火血脉,到底是什么血脉,怎么会如此重视,为了大师兄,师尊甚至把他排在你,蔡鲲,凤宇之上!”

江晨问道,青年一怔。

却是噤声。

“大师兄未醒,以后不可在他面前再谈这些,知道吗!”青年道,眉头紧起。

“如此讳莫如深,到底这真火血脉有什么特别,难道真会是重生吗,这火血拥有重生属性!”

重生,哪怕是最弱的重生血,都非比寻常。

江晨心中想着,脸色一变,越想越是相信为真。

时间飞逝,转眼十天过去,如今的第五峰重新换发光彩,一改之前的丧气。

第五峰所有弟子,在这十天当中,勤修苦炼,浓厚的灵气,加上心境枷索的消除。

十天时间,第五峰又陆续有九名弟子突破血元九重境,整个第五峰所有血元九重境已经达到了三十人。

“呵!”任启深吸一口气,看着第五峰血元九重境的人数,眼中直泛着无尽色彩,见谁都更开心了。

“大师兄,你又在傻笑啦,你要笑还不去通知小师弟,古冥天就要开启了,那里可有不少宝贝,这一次我第五峰实力大涨,可不能再无动于衷!”叶渺渺跑了过来道。

一双大眼睛,也是一闪一闪的,古冥天,所有能进入古冥天的弟子,只能进入一门,几乎都是将来预定的人元强者,是内峰一峰之主,甚至有望执掌一宗。

叶渺渺此时也是激动起来,无心修练,便跑了过来,而这一刻间,发现林清,好多踏入血元九重中阶之上的师兄们都聚了过来,目光都聚向中心修练池,那里是赵青修练的地方。

想要踏入古冥天,还得请赵青带队更有把握。如果说北域四门,各峰还会有所相让。可是一旦进了古冥天,五峰都会是各自的死敌,里面远比古冥山的规则更黑暗。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