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间有座城 看过

第84章 第84章(1/5)

在与枭凤的缠斗中,谢刃受了不少伤,背部抓痕仍在渗血,双手灼得红肿,黑烟倒灌,熏得眼底布满血丝,视线也有些模糊,他抬起胳膊,想用勉强干净的小臂去擦一把脸,一团黑影却突然从墙角跃起,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!

谢刃猝不及防,硬生生与之撞了个满怀!尖锐的利甲扫过下巴,他吃疼地反手一甩,对方似灵猫四爪落地,眨眼就连蹿带滚地消失在了石壁间。

黑影同风缱雪套圈套来的“爱女”风小飞一样,也是一只白牙山兽,不过体型要大上许多,皮毛油光水滑。谢刃有些后悔早早就摘了护具,他一瘸一拐,顺着白牙消失的地方往上一看,竟然发现了一处漆黑空洞,隐有风声传入。

谢刃单手一攀,轻松钻入洞中。

寒山外,月映野与木逢春还在大殿顶上嗑着瓜子,不过已经由晒太阳变成了晒月亮。两人都有些疑惑,那处山洞看着也不大,为何一进去就不出来了?

木逢春心里没底:“你我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
月映野:“理由。”

“这还要理由?”木逢春丢下手里的瓜子壳,“那小崽子若是出了事,小雪不得把你我吊在房梁上打。”

月映野噎了一下:“我说的是,用来向曜雀帝君解释,我们为何会出现在寒山的理由。”

木逢春:“……”

月映野道:“帝君一直站在山洞口,倘若有事,他自然不会置之不理。而且小雪情况特殊,他那股惧怕来得无缘无故,实在令人难安,所以照我看,青霭仙府的人最近还是少出现在此地为妙。”

木逢春听得也有些犹豫:“也罢,那我们便多等半个时辰。”

有曜雀金殿的光芒照映,山间一切动静都能看得清楚。风吹着干枯的树林,令这个冬夜越发寒冷萧瑟。虽然结界迟迟没有被打开,但曜雀帝君并没有进去帮忙的打算,他对于谢刃、或者说是对于自己亲手炼出的烛照神剑有着绝对的信任,他知道这次的枭凤充其量只能算作一次练手、一个开端,而开端之后的漫漫斩妖路,才是真正的成长。

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。

“啊!”

曜雀帝君脸色一变,大步朝声源处走去。月映野与木逢春也匆忙站起来,就见在山谷深处,“呼啦啦”蹿出来了少说也有几十只白牙山兽,一大半身上都燃着火,谢刃正紧紧跟在后面追,他手中抛出一道又一道引水符,却哪里能追的上受惊的白牙!

关键时刻,幸有曜雀帝君抬手引来一道急雨,将那群冒烟的活物浇了个湿透,但红莲灵焰不比一般烈火,许多白牙都被烧得焦黑,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地上。

月映野与木逢春摸不清状况,也顾不上隐藏行踪了,两人一起过去查看究竟。谢刃本人也狼狈至极,他与枭凤对战时受了一次伤,在空洞里遇到白牙群时又受了第二次伤,此时看着眼前横七竖八躺着的山兽,内心懊悔不已:“帝君,上仙。”

曜雀帝君并未关心月映野与木逢春,只问谢刃:“你为何会从后山跑出来?”

“山里有一个洞,我一时好奇,就想看看是通往何处,没想到会遇到白牙群。为了驱散它们,我情急之下砍出了一道灵火,谁知道这群白牙不但不闪躲,反而主动扑——”

“你随我来!”

曜雀帝君沉声打断他,转身走向深谷。

谢刃额上还在渗血,他看了眼地上的白牙,抬头道:“……花明上仙。”

“帝君只叫了你一人,我与师兄不方便跟过去。”木逢春低问,“怎么把自己搞得如此不成样,可有什么需要帮忙?”

谢刃摇头:“没有,帝君只是让我去斩枭凤,它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
“那便快些去吧。”木逢春拍拍他的肩膀,“这群白牙我会带回去疗伤,你不必担心。”

“多谢花明上仙。”谢刃松了口气,后又朝月映野行了一礼,“夙夜上仙。”

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,但明显不是认亲闲聊的好时候,所以月映野也只让他快些去追曜雀帝君。待到少年跑远之后,木逢春将受伤的白牙一一捏进乾坤袋中:“枭凤,寒山怎么会关着枭凤?我还以为这凶禽在数千年前就已绝了种。”

“不知。”月映野看了眼山深处,“或许是曜雀帝君当年所留吧。”

谢刃一路小跑,顺便扯下一条衣袖内衬,将几处流血的伤口缠住。因为方才那一大群白牙山兽四处乱撞,山洞的出口已经被刨得能容下两名成年男子,曜雀帝君蹲下问:“这里一直通往空山最中心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