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虐的正确姿势 看过

37 38(1/5)

鬼门关那里的老者满是沟壑的面皮猛地一抽。

他从进来的人身上感觉到了那东西的气息。

很浓。

要出事了。

老者长长的叹息声在死气沉沉的路口幽幽转转,终是延长到了黄泉路上。

走在路上的崔钰神色冷暗,偶尔有鬼差拉着刚断气的鬼魂走过,均都敬畏的打招呼,然后拖着沉重的铁链子,脚步飞快。

似是生怕被刷了存在感。

黄泉路两侧飘着许多孤魂,都是留念尘世,不愿去投胎的,要在路上看一眼自己的所爱之人,陪他们走完最后一程。

崔钰忽然蹲下来,伸手摘了一朵彼岸花,那花叶肥大,弥漫着死气,在崔钰的手中越来越小,眨眼间,便成了一朵小巧别致的小花。

记得他从前幡然悔悟,小心翼翼地,试着讨好那人,“离生,你喜欢什么?”

那人躺在榻上,衣襟半敞,那双凤眸轻眯,“彼岸花。”

于是,整个地府都是彼岸花,也仅此一种。

崔钰用拇指和食指夹着那朵小红花,在指间转了个圈。

结果呢?

那人依旧对他不屑一顾,一有机会就施以嘲讽。

到底还是恨他。

无论是哪一次转世。

崔钰把那朵花揣进袖筒,那人现在的转世,纪韶喜欢。

世人都说黄泉路望不到尽头,太长了。

长的足以让那些对尘世并不过分执拗的魂魄走完黄泉路,忘了今生。

但是黄泉路对地府一些人而言,也就咫尺那么点距离。

这些人里面包括白无常。

他抱着胳膊远观,地府整日死气沉沉,都是孤魂野鬼的叫声,实在没什么看头。

要说真正打破这种千万年如一日的枯燥,还是那个魂魄的出现。

离生。

名字多好听,白无常无意义的撇撇嘴,命嘛……

福兮祸兮。

他记得那年是他亲自去抓人的,也是他第一次见离生,长的倾城无双,何其惊艳。

白无常又去看脚边的彼岸花,他看了一会儿,尽管他已经看了多年,还是忍不住砸嘴,这花跟离生是绝配。

一样妖冶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